HABA电子游戏,官网,官方网站,官方网址

“我不是来颠覆中国应试教育的”——“洋山长”何道明在中国

   2017.06.15                  讲坛新闻

分享到:

      前些日子,山长君和各位“山长”们共同跟随吴颖民校长修炼了“校长领导力”八个关键词,今日我们一起来看看即将登上“山长讲坛”演讲嘉宾对教育又有哪些独到见解呢?



      首先,山长君带大家来认识深圳厚德书院的何道明校长,听校长的名字感觉他是很地道的中国人,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美国人。看看他的简介就知道这个“洋山长”真的不简单哦!


“洋山长”简介

      Donald J. Holder,中文名字何道明,投身中国教育事业已愈二十一载,为中国的教育改革作出了重要贡献。作为公认的教育创新者,何校长曾被国内知名公办高中任命为校级干部,成为国内公办学校外籍校级干部第一人,也是第一名负责高中学校高考方向校长的外国人。2016年,何校长作为执行校长,创办了厚德书院这所具有鲜明特色的民办高中学校。


      何校长来自美国,曾就读于Oberlin College(欧柏林文理学院)和Georgetown University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主修东亚研究、教育学及音乐。精通五种语言,中文流利。1996年,作为中国教育研究员,何校长第一次来到中国,开始了中国基础教育的实践和研究工作。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任职的九年中,担任副校长五年。曾作为副校长任职于深圳中学六年,也曾担任香港弘立书院校长副校长达四年。二十一年来,何道明校长亲身经历了中国国家高中课程改革方案的讨论、制定和实践整个过程,同时,他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和深圳中学创办的两个国际体系,其毕业生在全球一流大学的被录取率均位列国内前十名。


      同时,作为音乐人,何校长也曾任中央音乐学院客座讲师。另外,自九十年代末期起,他一直担任北京教育学院的客座讲师至今。作为基础教育的创新探索和实践者,作为中国基础教育研究的资深专家,何校长曾多次应邀参加了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的针对教师和教育行政人员的培训工作,已培训教师和学校干部上千名。同时多次在中国、美国及欧洲的教育研讨会上担任演讲嘉宾。曾在北京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主持关于文化和教育的节目超过500期.



山长君非常好奇,这样一位“洋山长”为什么选择来到中国,投身教育事业21年,他为何对中国教育如此执着?


山长君:大家都知道厚德书院的校长是个“外国人”,而且在中国待了很多年。听说您还会背古文,您能谈谈中国或者说深圳有哪些地方吸引着您,让您义不容辞的留下来办学呢?


何道明对中国开始感兴趣是从语言开始。我从小特别喜欢玩语言,然后觉得中文本身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上大学时学了三个专业:东亚研究,教育和音乐。1996年有机会来中国研究中国的基础教育,当时有个研究基金我觉得挺好,可以把我所学的两个专业同时用上:教育和东亚研究。正好1996年碰到教材改革的阶段,北京教育学院也聘请我培训老师怎么用新的教材,新的教材肯定也要有新的上课模式。我在学校参加了这些讨论,也开始对学校管理产生了一点影响力。要回国的时候,学校还请我继续参加学校的工作,然后我就开始做了更多的教育改革尝试。到深圳的时候,也是碰到改革阶段,当时要推广新课程标准,新的课程就需要新的模式,我也有幸参加了深中当时所有的改革,还曾经在上海培训第一批使用新课程标准的骨干老师。回到北京的时候,又是改革阶段,这次是修订课表和新高考的改革,又是我参与学校改革的机会。



“洋校长”的教育理想


通过对何道明校长进行专访以及对他诸多专访报道的研究,山长君找到了答案:他在这里(中国)找到了一个实现他教育梦想的地方:厚德书院他欣赏和认同中国的传统文化,厚德书院就是他实现教育梦想最好的外在表现形式。无巧不成书的是,何道明校长的英文名是Holder,与“厚德”谐音!看来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让他成为厚德书院的“掌门人”!厚德书院(The Houde Academy),其名源自周易“厚德载物”,根植于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致力于培育道德高尚人性纯良的现代人。这就是何道明这位“洋山长”想在中国教育界干的事。


山长君除了对这位“洋山长”这个人感兴趣外,对他关于教育的理念更感兴趣,各位“山长”们和山长君一起来看看他对教育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吧!

 

“洋山长”的教育见解


1.“我不是来颠覆中国应试教育的”
何道明曾说:“我始终坚持的一点是,将最拔尖的学生集中起来封闭式教学,让其他所有孩子接受同样的教育,参加同样的高考,是违背教育初衷的!”“高考应该面对,但可以超越;我钦羡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但教育不能忘了根!”何道明谈到中国的高考制度时如是说,在何道明看来,应该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融合进现代教育,超越国籍的界限,纯粹做“教育”这个事业!

 

对于中国应试教育这个不可回避的话题,“洋山长”何道明反复强调他“客人”兼“打工”的双重身份:“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颠覆中国应试教育的”。N年前他就学会了“以退为进”,因为总有一些中国同事对他过于“花哨”的想法提出抗议:“你是美国人,你的这套不符合中国国情。”所幸,何道明得到王峥校长的大力支持,在深圳中学推行了史无前例以至于险些被打上“不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实行走课制。

 

山长君真心佩服何道明校长的勇气,但山长君相信这不是“勇气”二字可以一言概之的,而是何道明校长对自己教育信念的坚持和对教育理想的追求!这也是“山长讲坛”在第一场就邀请他作为演讲嘉宾的原因:“山长讲坛”是分享教育智慧的平台,传承的是中国古代书院的精神,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而何道明校长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和推崇,让他在中国教育界做出了让大家“大跌眼镜”的事情,但事实却证明了他的教育理想对学生发展的人性关怀!

 

2.“来到中国,我才知道重点中学的存在”

“洋山长”曾经在北大附中有过一段记忆深刻的教学经历:1996年刚到北大附中做外教时,我才知道“重点中学”的存在。为了便于理解,我将它看成是“磁石学校”——像一块磁铁,咻咻咻,把全北京乃至全中国最优秀的学生都吸引进来。我带的一个班是理科实验班,班上的学生全是全国各地奥林匹克竞赛金奖获得者,他们被封闭在校园的一个区域,接受针对式的学习与训练,他们的未来是直接保送北大、清华。说实话,教这样的班级其实很轻松,这些聪明孩子入学时英语平均分就达到了125分。
一次我去外地客串上课,发现各地的情况竟然都大同小异,不仅仅是我所在的城市和学校!

 

3.如果教育只为了高考,那标准太低了

“洋山长”讲述他的亲身经历:2004年,我随王峥校长来到深圳中学,我们的教育理念是:学校最重要的工作是保证每一个学生有空间发展,不管是什么水平层次的学生。在深中,我们开启了教育改革。深中的学生开始像美国的孩子一样,下课的间隙,各自抱着书本,楼上楼下的找教室。学生可以跨班级与年级自主选修,并且还可以选择课程的学习顺序、时段安排,甚至不同的任课老师和授课方式。


      当然,可以想象,一些老师,包括一些家长的热情并不高。所幸,改革后的第一年,深中考取北大清华的数量仍是广东省第一。这让我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也让我更加坚定,在确保应试教育的目标前提下,应该更多地开发孩子们的发展空间。如果教育的目标只是为了高考,我只能说,我们的标准实在太低了。

 

4.山长君:您在中国有21年的教育经历,中美教育的不同点在哪里?
何道明:首先我是一个中国学校的校长,我的首要工作是做中国的教育。美国的模式是不管你去哪,学校和老师他们都会帮你,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开始规划孩子的教育,要开始假设12年后这个孩子需要什么,然后每几个年级做一些调整,到了高中的时候孩子要选择自己的出路,有的要去上大学,有的要去打工,有的要去当兵,这都是自己的事。但是作为学校,必须给孩子配套的课程和服务。如果学校的第一个考虑是“我怎么方便怎么来”,就会给学生规划出一条很窄的路。但是教育之路不应该那么窄,孩子在高中三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在高一说要干什么,他在高二时可能又不要干这个了,他高三的时候可能又发现他不适合某某大学的方向。但是中国学校的体系是一旦决定,你就要放弃另外的路,也就是没有任何退路,这就是中美教育的区别。而我,作为中国学校的校长,我坚持必须一直给孩子退路,这是一份安全感任何人的发展都是不规范的没有什么是定性的,过程有很多变化,所以我的学校必须灵活。

 

除此之外,何道明校长还具体谈过其它的中美教育差异:
“美国中学没有统一教材,也没有重点中学、普通中学之分,老师不会根据学习成绩来划分学生,而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兴趣与特长进行分层教育。比如数学特别好的学生,就可选择难度系数更大的数学课,与和他水平相当的孩子在同一个课堂。其他课程也是如此。”


 

    “在美国的中学里,什么样的学生都有,数学特别好的、音乐特别擅长的、社会活动能力特别强的,他们各自的特长都会得到尊重与鼓励。这也跟美国没有统一高考有直接的关系。我讲这些时很谨慎,毕竟,两个国家的教育制度有根本不同,我有同事曾对我很不满:‘我们班的英语平均分很高,你为什么说我们做得不行?’我说,不是不行,是还不够好,学生中有多少能与老外用流利的英语交流?这才是真正的检验标准!”

   “洋山长”何道明对于中国教育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追求,山长君认为中国教育也需要像何道明这样的校长来搞点“花哨”的东西,让中国的教育在继承传统教育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创新!

 

山长君偷偷告诉各位看官,何道明校长的“洋话”没说完,明天我们继续来听“洋山长”的“中国教育观”!

分享到:

Sitemap

AG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电子游戏|